今天是:

专家观点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页岩气产业发展的风险利益感知与态度研究

发布日期:2020-11-18

页岩气产业发展的风险利益感知与态度研究*余津嫺  吴秀琴  谭慧敏** 摘要:通过对四川省威远县和珙县730名当地公众的实地调研与对292位页岩气专家的网络调查显示,专家与当地公众这两个群体整体上对我国页岩气项目的发展持支持态度,但专家群体普遍认为页岩气开采的潜在风险超过利益,而当地公众却认为利益大于潜在风险。此外,专家群体与当地公众都认为水污染与地质灾害是页岩气开采所导致的最主要的环境风险,而促进当地经济...

页岩气产业发展的风险利益感知与态度研究*

余津嫺  吴秀琴  谭慧敏**

摘要:通过对四川省威远县和珙县730名当地公众的实地调研与对292位页岩气专家的网络调查显示,专家与当地公众这两个群体整体上对我国页岩气项目的发展持支持态度,但专家群体普遍认为页岩气开采的潜在风险超过利益,而当地公众却认为利益大于潜在风险。此外,专家群体与当地公众都认为水污染与地质灾害是页岩气开采所导致的最主要的环境风险,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是页岩气开采可能带来的主要利益。

关键词:页岩气开采 态度 风险感知 利益感知

 引言

随着能源消费与需求的不断攀升,非常规能源的勘探与开发越来越受到重视,页岩气即为其一。开采页岩气不仅为各国履行《京都议定书》与巴黎协议的减碳承诺提供了更好的途径(Burnham et al., 2012; Liu et al., 2015; Newell & Raimi, 2014, 2015; 2017a, 2017b; Zhang & Peng, 2017[],也对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收入和税收、发展商业等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Anderson & Theodori, 2009; Boudet et al., 2014; Kay, 2011; Theodori, 2009[]。但同时,页岩气的开采还将伴随一定程度的环境风险。首先,开采过程中使用到的水平井钻井与水力压裂技术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很有可能对地表水和地下水造成污染;其次,开采过程中产生的油泥、油污和含有多种有害化学物质的废水会对生态环境产生不利影响(Brown et al., 2013; Osborn et al., 2011; Rabe & Borick, 2011; Vengosh et al., 2014; Warner et al., 2013; Willits et al., 2016[];再者,空气污染、噪声污染、滑坡和地震等也是在开采页岩气过程中所面临的主要环境挑战(Finkel & Law, 2011; Howarth et al., 2011; Israel et al., 2015; Stedman et al., 2012[]

近年来学界针对页岩气商业开采的风险与利益感知及态度等有广泛的关注与研究(Boudet et al., 2014; Brasier et al., 2013; Clarke et al., 2016; Whitmarsh et al., 2015; Willits et al., 2016)。例如Brasier等(2013)将风险感知的影响因素分三类,分别是对技术的认知、制度信任以及被调研者的人口统计学与地理特征。此外,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态度、政治意识形态、媒体曝光频率等因素也是影响页岩气风险认知的重要因素(Clarke et al., 2016; Sjöberg, 2000; Whitmarsh et al., 2015)。Boudet等(2014)探究了美国公众对于水力压裂技术的感知情况,发现有一半的受访者听说过此技术,但只有22%对其持积极态度;此外,支持水力压裂技术的群体具有年龄较大、受教育水平较高、政治上更保守、且多是女性的特点。Willits等人(2016)特别研究了美国马塞勒斯页岩气田地区公众对安全使用水力压裂技术所产生的废水的看法,结果表明相较于男性,女性更反对将废水进行处理后再利用,但受访者对水力压裂技术的熟悉度将提高其对废水再利用的接受程度。Whitmarsh等人(2015)针对英国公众的研究发现,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公众认为使用水力压裂技术开采页岩气的风险大于收益,四分之一的受访公众认为收益大于风险。同时有学者发现,认为页岩气开采的收益大于风险并且政治意识形态较为保守的公众支持页岩气开采的可能性更大(Clark et al., 2016)。Israel等(2015)的研究表明,在页岩气开采中公众最关注的风险是环境退化、水资源污染、空气污染、社会和卫生系统等方面的风险。此外,受访者对页岩气的态度很大程度上还受到他们对信息来源的信任程度的影响(Willits et al., 2016; Boudet et al., 2014)。[]

中国在2014年已经成为继美国与加拿大后,世界上第三个完成页岩气商业化开采的国家。一方面,页岩气在中国进行商业化开采的时间仍然较短,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认识还存在局限;另一方面,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宏观社会发展方针的指导下,当地公众对地方项目开发的意见与态度越来越受到政府重视。许多工业项目的稳定、成功推进与正面积极的民意态度是分不开的。同样的,我国页岩气项目的成功开采也离不开当地公众的支持。尤其当该项目潜在的环境影响将牵涉到当地公众的利益时,深入理解并正确引导当地公众的态度成为我国页岩气发展的重要保障条件。

目前国内对页岩气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研究内容主要集中于页岩气开采对环境的影响、页岩气开采相关政策法规以及中美开采页岩气经验比较等内容。关于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认知与态度的研究目前仍相对缺乏,因此本研究将致力于弥补这一空白。此外,专业人士与非专业人士在同一问题上的认知通常有所差异(Fischhoff et al., 1982; Siegrist & Cvetkovich, 2000)[],故本研究团队分别针对专家和页岩气开采地的公众进行了调研,希望通过对专家与当地公众关于页岩气开采的风险、利益感知与态度的了解,能为我国页岩气政策制定者提供有助于未来页岩气稳定发展的有效的参考依据。

 问卷设计

本研究分别对专家和当地公众这两个群体发放问卷,测量其有关页岩气开采的总体态度、页岩气开采所涉及的环境风险、页岩气可能产生的经济利益、以及潜在环境风险与经济利益对比等几个方面的具体认知。其中页岩气开发的环境风险和经济利益两部分在问卷中是以随机的方式先后出现,从而避免调研结果受到框架效应的干扰。在问卷题项的设计上,除了专家问卷中直接使用有关页岩气的专业词汇之外,专家调查问卷与当地公众问卷是基本匹配的,因此可以通过问卷调研结果观察两个群体之间的差异性。

(一)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

1.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衡量

本问卷以三个问题来衡量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具体包括:对国家发展页岩气的态度(选项为赞成、无所谓、反对);是否看好投资页岩气的前景(选项为看好、看不清、不看好);是否支持家乡建设和开采页岩气(选项为赞成、无所谓、反对)。此外,问卷还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询问专家有关限制中国页岩气发展的主要因素,影响因素主要包括地质条件、产业结构、价格、管理体制问题、水或者其他环境约束、页岩气资源丰富地区人口稠密等。

2.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衡量

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通过问卷问题中的您对开采页岩气的总体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选项为完全反对、比较反对、一般、比较支持、完全支持)来衡量。考虑到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可能受到居住地与项目所在地距离这一变量的影响,问卷分别询问了您对在您村里或村子附近开采页岩气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如果页岩气是在远离您的村子的地方开采, 您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两个问题,由此识别出当地公众对于不同地理位置的页岩气项目的态度。

(二)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认知

1.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认知衡量

问卷主要通过以下两个问题来衡量专家对页岩气开采所产生的环境风险的认知。首先,请专家选择页岩井在开采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环境风险(可多选):水污染风险——压裂液进入含水层、污染饮用水;水污染风险——压裂液和废水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污染地表水;水污染风险——地下岩层所含放射性物质和重金属进入返排水;空气污染风险——开采过程产生甲烷泄漏;空气污染风险——在运行各阶段产生非甲烷气体的排放(PM2.5PM10、氮氧化物、臭氧、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破坏动物栖息地;破坏当地植被;引发地震、塌陷等地质灾害;引起交通拥堵;产生噪声。其次,再请专家对以上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选择最主要的一项风险。

为了更清楚地评估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各种风险的大小,问卷针对以下几个风险种类询问了专家其发生的可能性和严重性(选项为不确定、较不可能\严重、一般、较可能\严重、非常不可能\严重、非常可能\严重),分别是饮用水污染、地表水污染、空气污染、引发地震与塌陷等地质灾害及影响当地居民健康。

2.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认知衡量

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认知主要通过以下几个问题进行衡量。首先,当地公众需表明是否担心页岩气的开采会造成负面影响(选项为完全不担心、比较不担心、一般、比较担心、非常担心);其次,当地公众需判断页岩气开采是否会引起以下的负面影响,包括地下水污染、地表水污染、空气污染、破坏动物栖息、破坏当地植被、地质灾害、损害页岩气井附近居民健康、损害远离页岩气井居民健康、交通拥堵以及噪声污染等十项;最后,当地公众再进一步对其所选负面影响的危害程度进行评估,程度分别为非常不严重、比较不严重、一般、比较严重、非常严重等5个等级。针对当地公众未选的负面影响,其危害程度则记为没影响。

此外,问卷在假设页岩气开采存在负面影响的前提下,还请当地公众衡量了页岩气井附近居民、其他公众(其他人)和整个社会这三个不同受体所面临负面影响程度的大小,影响程度分为危害非常小、危害比较小、一般、危害比较大和危害非常大5个等级。

(三)对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认知

1.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认知衡量

除调查了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以及风险认知外,问卷还设计了关于页岩气开采带来的可能利益相关问题,请专家针对在页岩气开采过程中的三种潜在获利者(当地政府、当地居民和开采企业)的可能利益进行评估,具体如下:当地政府在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获得的利益,包括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促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当地人口数量、发展当地服务业;当地居民在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获得的利益,包括增加当地就业机会、减少能源消费开支、增加地产收入如房屋出租、增加对家乡的自豪感;开采企业在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获得的利益,包括降低天然气生产成本、提高燃气供给的稳定性、增加盈利。针对以上选项,专家可进行多选。此外,如专家认为还存在其他重要利益选项,可继续列出其他选项。

2.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认知衡量

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认知并不进行潜在获利者的区分,当地公众只需对以下可能利益选项进行选择: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增加当地就业机会、促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如道路、学校、医院等)、降低能源降格(如气价、电价)从而节约支出、增加地产收入(如房屋出租)、增加当地人口数量、发展当地服务业、增加生活在页岩气井附近居民的自豪感、其他(需进行说明)。与专家问卷一致,受访公众可对可能获得的利益进行多选。此外,受访公众还需对其所选择的好处(利益)的大小打分,分为非常小、比较小、一般、比较大、非常大5个等级。

(四)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与利益比较

在了解专家与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与利益认知后,问卷还设计了有关页岩气开采风险与利益比较的问题。专家与当地公众需针对页岩气开采的环境风险与经济利益进行比较,通过潜在环境风险大于利益、潜在风险和利益大致相等、潜在环境利益大于风险、以及不确定这4个选项进行衡量。

 调研执行

(一)专家调研

20163月,研究团队依托《南方能源周刊》的网络平台执行了公众评估与认知调查问卷,共回收292份有效问卷。由于该平台的受众大多为能源行业的从业人员,对整体能源行业的专业知识水平较高,故可认为从该网络所获取的问卷样本是专家群体。问卷调查的结果也确认这一点:受访者的教育程度普遍偏高,其中本科以上学历者达到95%42%的受访者中就职于研究单位、49%的受访者有关于页岩气的专业经验和技术,其中31%的受访者具有关于页岩气的政策法律方面的专业经验和技术,18%的受访者分别具有关于页岩气的工程技术方面的专业经验和技术。在问卷调查样本中,男性占65.4%,而女性占33.2%。其中中等收入水平(年收入为8~ 18万)的样本人数占到48%

(二)当地公众调研

本研究选取了四川省威远县与珙县进行在地调研。调研地位处四川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滇黔北昭通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的核心交汇地带,开发了中国第一个商业页岩气井(宁201-H1),并于20127月开始产出页岩气长宁-威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是我国页岩气开采最早的地区之一,并于2012年被评选为第一个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选择威远-长宁地区作为研究区域,不仅因为该地区在未来页岩气开采中的重要战略地位,还考虑到该地区复杂的地理环境。威远-长宁地区地质特征为山麓构造,地形丘陵起伏,地表松散,沟壑纵横,存在大量的地下暗河及溶洞,特殊的地理环境使页岩气的钻探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钻探需要重复注油和侧钻,在特殊的地质条件下容易引发泄漏、喷涌和塌陷,这将伴随着一定程度的水污染、空气污染以及地层污染。而威远-长宁地区的页岩气井周围聚集着居民,邻避冲突风险较大,这也体现了将该地区作为页岩气公众风险感知及态度研究区域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本研究团队在20165月于威远县境内的13个村以及珙县境内的15个村进行了调研,其中还包括了14个非页岩气项目地村。共访问了超过700个当地居民,回收有效问卷共730份。其中男性占58%,女性占42%。被访公众普遍受教育水平较低,近87%的被访者学历水平在高中以下。就被访者职业而言,农民所占比重较大。近65%被访公众家庭总收入在1万元至8万元以内,其中约一半家庭年收入1-4万。多数受访者没有亲戚或朋友在能源行业工作,仅14.4%的受访者有亲戚或朋友从事能源行业的工作;受访者中86.2%为非党员,仅12.4%担任了干部。23.6%的被访当地公众因为页岩气开采面临拆迁或搬迁,这些人几乎都拿到补贴或赔偿。

 分析与讨论

(一)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与发展评估

从回收的292份专家问卷中来看,大多数专家对页岩气的开采抱着积极支持的态度。52.7%的专家明确表明支持页岩气开采,19.5%的人对页岩气开采持反对态度,而27.7%持中立态度。无论哪个工作单位,赞成页岩气开采的专家人数比例都显著高于反对者,但就职于政府机构的专家持反对意见的绝对人数最少。相比对页岩气开采的总体积极态度,专家们对于页岩气在家乡建设和开采抱有较为谨慎的态度。有35.3%的专家反对在其家乡开采页岩气,21.2%的专家对此持无所谓的态度,只有43.5%的被访专家表达赞成态度。被访专家的受教育程度与对页岩气发展的态度成正相关,专业知识较强的人更加倾向于赞成中国发展页岩气。

整体而言,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是支持的,但绝大多数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的风险超过利益。如图1所示,约47.9%的被访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所造成的潜在环境风险大于其利益,25.7%的专家认为潜在利益大于风险,另外有11.3%认为潜在风险和利益大致相等,而表示不确定利益与风险之间的相对关系的专家占25.3%(本题为多选题)。由此可见,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风险评估总体持谨慎态度。

 

1  专家对中国页岩气的环境风险和经济利益之间的关系认知

此外,从项目投资的角度而言,大多数的专家对于页岩气的投资前景问题仍是模糊不清。例如只有37%的被访专家看好页岩气的投资前景,而23%的专家持相反态度、约40%的专家对投资前景不肯定。这可能是因为专家对于长短期内限制中国页岩气发展主要因素的看法略有不同。如图2所示,在短期中,约占55.5%以及58.6%的专家受访者认为地质条件和价格为中国页岩气发展的主要限制因素,其次约有41.8%40.4%的受访专家则认为管理体制问题、水或者其他环境约束这两种因素短期内限制了中国页岩气的发展,而选择产业结构和人口过于稠密的受访者占比相对略低。在长期中,有约57.2%44.2%的受访者认为管理体制问题以及水或者其他环境约束的限制作用最大,其他因素选择率相对较低。由上可知专家对于限制中国页岩气发展的长短期因素有不同看法,短期限制的主要因素来自于开采技术是否能够符合地质条件因素以及与开采量和开采成本高度相关的市场价格因素,长期限制因素则更着重于考量页岩气整体产业的管理问题和对环境的影响。而这也影响了专家对页岩气投资前景的看法。

 

2  专家对长短期内限制中国页岩气开采的因素评估

(二)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

与专家样本相仿,当地公众对页岩气的开采整体是持支持态度的,约72%的受访者对页岩气的第一印象较为积极。并且项目地与非项目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态度差异非常小(见图3)。此外,不论页岩气的开采地位于还是远离被访公众所在的村子,当地公众对于页岩气项目都普遍持支持态度,但当页岩气项目距离被访居民较远时,项目所在地反对页岩气开采的公众数量明显下降。因此,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项目的态度可能受到公众与开采地距离这一变量的影响。

 

3  项目地与非项目地受访者开采页岩气态度对比

从页岩气开采中潜在的风险和可能的利益之间的对比关系来看,当地公众对此的认知与专家群体显著不同。相较大多数专家认为潜在风险超过利益,大多数当地公众却认为利益更大,约65.7%的受访者认为页岩气开采的利益大于风险,12.3%的受访者认为风险与利益相等,只有22%的受访者认为风险超过利益。无论受访者是居住在页岩气项目地还是非项目地,均普遍认为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超过风险。同时,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风险与利益的看法还有可能影响到其对页岩气开采支持与否的态度。如图4所示,认为利益超过或等于风险的绝大多数受访者对页岩气开采均持支持态度,但认为风险大于利益的受访者中则有半数以上持反对或一般的态度。

 

4  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总体态度

(三)专家对页岩气开采的环境风险认知

专家在评估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环境风险时,普遍认为水污染、地质灾害、以及开采地植被破坏等是主要潜在风险(见图5)。其中,水污染是最受关注的一类环境风险。由于水污染可能发生在页岩气开采的不同阶段,根据水污染的具体成因,本问卷对此进行了甄别。有82.5%的专家认为页岩气开采中水污染的最主要成因是开采所用压裂液可能进入含水层而污染饮用水。其次,有61.5%的专家认为开采所导致的地下岩层所含放射性物质和重金属进入返排水可能导致水污染。此外,有56.2%的专家认为压裂液和废水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污染地表水也可能造成水污染。除了水污染风险受到专家广泛关注之外,页岩气开采所导致的地质灾害也是专家考虑的主要潜在风险之一,有57.5%的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可能引发地震、塌陷等地质灾害。同时,专家还指出一些其他环境污染的种类也可能与页岩气开采过程相联系。例如,约39%的专家指出页岩气开采会导致空气污染;近一半的专家认为页岩气开采可能会破坏动物栖息地与当地植被;仅有少数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会带来交通污染和噪音。

 

5  专家认为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环境风险的类别

风险的大小是由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以及此类风险的危害大小所共同决定的,因此在问卷调研中也请专家评估各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和危害性,图6为最受专家关注的五大风险的评估结果。

 

6  专家对页岩气开采风险的可能性与严重性评估

如图6所示,饮用水污染与地表水污染是专家认为最有可能发生且一旦发生造成影响最为严重的两类风险。对于页岩井在开采过程中发生饮用水污染风险的可能性,分别有41.8%36.3%的专家认为可能性非常高和较高,而且57.2%35.6%的专家认为后果会非常严重和较严重。相比饮用水污染,专家对于页岩开采中发生地表水污染风险的可能性的评估较为保守,分别有24.7%39.7%的受访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非常可能和较可能污染地表水。但对于页岩气开采中地表水污染风险的危害程度,如饮用水污染风险一样,绝大多数专家仍表明后果严重。综合水污染风险的可能性和危害大小两个方面,我们发现专家普遍认为页岩气开采中潜在水污染风险较大,而且对这类风险的确定程度较高,因此水污染亟待各方的深入关注。

如前所述,在专家的风险评估中,地质灾害是开采页岩气的三大主要风险之一。就页岩开采引发地震、塌陷等地质灾害的可能性与严重性而言,超过60%的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引发地震、塌陷等地质灾害的可能性较大或非常大,并且近65%的专家认为一旦页岩气开采引发地质灾害,其危害程度较为严重或者非常严重。

除了上述环境风险之外,绝大多数专家认为页岩气开采还存在人体健康与空气污染方面的风险。就健康风险而言,分别有19.9%46.2%的专家认为存在健康风险的可能性非常大和较大,近67%的专家认为健康风险产生的后果较为严重或非常严重。由此可见,专家所评估的页岩气开采中潜在的环境风险大小与人体健康风险大小是相关的。此外,空气污染是这五类风险中,发生可能性与危害严重性排序中最低的一类。但尽管如此,也有超过半数的专家都认为空气污染风险是页岩气开采中显著的潜在威胁。

(四)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环境风险认知

从总体看来,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所存在的风险担忧程度比较高,担忧程度较高的受访者占比达63.2%。约97.6%的受访者认为开采页岩气存在风险,只有2.4%的受访者认为开采页岩气完全没有风险。如表1所示,若按照风险的危害大小进行排序,当地公众认为页岩气开采引起的最严重三类风险依次是:噪声污染、饮用水污染、地质灾害,而开采地植被破坏和动物栖息地被认为是危害最小的两类风险。与专家存在较大差异的是,一半以上的当地居民认为噪声污染将会产生比较严重的影响。这也许是因为当地公众距离页岩气开采地较近,能够切实感受到页岩气开采所带来的噪声污染,专家由于远居于页岩气开采地因而容易造成忽略。此外我们也关注到,被访当地公众所居住地与页岩气项目之间的距离并不显著影响其对于风险的危害大小的评估。针对各项风险,非项目地受访者认为没有影响的人数都比项目地多。

1  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潜在风险的危害程度的评估

风险

没影响

非常不严重

比较不严重

一般

比较严重

非常严重

污染地下水

26.85%

1.99%

12.36%

12.64%

23.72%

22.44%

污染地表水

39.09%

3.28%

8.84%

13.27%

19.54%

15.98%

空气污染

37.89%

3.70%

14.10%

14.67%

17.24%

12.39%

破坏动物栖息

65.04%

3.60%

8.06%

8.63%

9.78%

4.89%

破坏当地植被

53.77%

4.98%

11.66%

10.10%

12.80%

6.69%

地质灾害

32.38%

2.85%

8.84%

10.13%

23.25%

22.54%

损害附近居民健康

41.73%

3.45%

8.49%

10.36%

22.59%

13.38%

损害远离井居民健康

50.57%

10.26%

17.24%

12.11%

6.70%

3.13%

交通拥堵

47.21%

3.91%

7.96%

9.78%

17.18%

13.97%

噪声污染

21.02%

3.04%

10.37%

14.11%

24.76%

26.69%

值得注意的是,被访当地公众认为开采页岩气的风险对不同受体的影响程度是有差异的。如表2所示,如果页岩气开采造成负面影响,约52%的受访当地公众认为居住在页岩气井附近的居民受到的危害偏大,而70%的受访者认为远离页岩气井的居民受到的危害偏小,65%的受访者认为页岩气开采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危害偏小。这一认知在项目地样本与在非项目地样本中基本一致。由此看出,当地公众的总体观点是,页岩气的开采将会对整个社会以及远离页岩气井附近居民的危害偏小,而对居住于页岩气井附近的居民危害较大。换而言之,当地公众已经意识到页岩气开采的风险在不同公众群体之间存在差异。

2  当地公众对不同群体所承受的页岩气开采风险的评估

影响程度

对页岩气井附近居民(%

对远离页岩气井居民(%

对整个社会

%

非常小

10.15

32.58

40.99

比较小

18.78

36.94

24.54

一般

19.47

17.28

18.87

比较大

31.85

10.11

13.33

非常大

19.75

2.95

1.99

(五)专家与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经济利益认知

页岩气开采所产生的经济利益对于不同个体是有显著区别的,不管是利益种类还是大小均存在差异,因此专家问卷请专家针对三种潜在获利者(当地政府、当地居民和开采企业)在页岩气开采过程中的可能获利进行评估。调研结果首先指出,受访专家普遍认为对于当地政府而言,开采页岩气的利益首先集中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上(84.9%);其次,相关利益还将来自于基础设施的建设(64.0%);再者则是源于当地服务业的发展(45.5%);较少专家认为增加当地人口数量是开采地政府获得的利益之一(24.3%)。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带给当地居民的利益主要依次来源于增加就业机会(85.3%)、增加地产收入(52.4%)、以及减少能源消费开支(39.7%)等。从开采企业的所获利益而言,专家认为增加盈利(59.6%)、提高燃气供给的稳定性(57.2%)、降低天然气生产成本(52.7%)分别是最主要的利益来源。

多数当地受访公众认可开采页岩气会带来一些利益,只有2.4%的受访者认为开采页岩气完全没有好处。总体来看,认为开采页岩气能够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受访者比较多,占比约75%;而认为开采页岩气能够降低能源价格,节约支出的受访者最少,占比约50%。如表3所列,当地公众对开采页岩气可能带来的不同利益的大小进行了打分,结果表明受访者认为开采页岩气对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发展当地服务业和促进基础设施建设的作用是比较大的,而对增加就业、增加地产收入、增加当地人口的作用比较小。此外,受访者还提到页岩气开采能带来以下利益,比如增加新的能源品种、提供更清洁的能源、替代较不方便且不清洁的其他能源(比如柴)。

3  普通公众对开采页岩气的利益大小的评估

利益

没作用

%

非常小

%

比较小

%

一般

%

比较大(%

非常大(%

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24.89

4.64

8.16

15.75

27.43

19.13

增加当地就业机会

37.11

6.30

12.18

15.13

19.75

9.52

促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

37.64

4.63

6.88

11.52

24.16

15.17

降低能源价格,节约支出

49.64

4.13

5.83

9.82

17.78

12.80

增加地产收入

43.97

6.95

10.21

15.46

16.88

6.52

增加当地人口

43.34

5.81

9.07

16.71

19.97

5.10

发展当地服务业

37.73

4.63

7.15

14.31

23.56

12.62

增加居民自豪感

44.02

4.36

4.50

15.33

18.42

13.36

对于页岩气开采所带来的利益,专家与当地公众的看法存在着一定差异。如图7所示,仅有16.78%24.32%的专家认为开采页岩气可以增加居民自豪感与增加当地人口,但却有超过55%的当地公众认为开采页岩气可能产生这两项收益。此外,相对于专家而言,更多的当地公众认为开采页岩气有利于发展当地服务业与降低能源价格。相反的是,认为开采页岩气有利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与增加当地就业机会的专家比例又要明显高于当地公众。总体来看,专家对开采页岩气的利益认知主要集中于经济利益,而当地公众的利益认知在了除经济利益之外还包括了人文情怀,他们认为页岩气开采是一个给他们和他们的家乡带来自豪感的国家项目。

 

7  专家与当地公众对页岩气开采的利益认知比较

 结论

随着能源消费需求的不断攀升与环境日益恶化的紧迫形势,我国政府开始对页岩气开采给予积极的关注。由于页岩气的生产将使用到水平井钻井与水力压裂技术,人们普遍认为相较于常规天然气开采,开采页岩气带来的环境风险要更高。本研究为了解专家与当地公众对于页岩气开采的风险、利益感知与态度,对专家与当地公众分别进行了在线调查与实地调研。

通过对专家和当地公众关于页岩气开采的认知与态度的系统讨论,我们发现虽然这两个群体在整体上都表现为支持我国页岩气项目的发展,但专家群体普遍认为潜在风险超过利益,而当地公众却认为利益大于潜在风险。这可能与专家群体对于页岩气开采的过程以及其潜在的环境影响的知识较当地公众更为丰富有关。此外,专家群体与当地公众在页岩气开采所导致的风险种类上并不完全一致。专家认为相关的风险按后果大小排序分别是水污染、地质灾害、以及开采地植被破坏,而当地公众则认为噪声污染、水污染、地质灾害为最主要的三类风险。专家和当地公众都认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是页岩气项目产生的最主要利益。

从页岩气的未来发展来看,专家认为短期内限制中国发展页岩气的主要因素包括地质条件和价格;从长期来看,管理体制问题以及水或者其他环境约束则是更主要的制约因素。因此,在未来页岩气的开采中,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密切监督及管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让当地公众正确认识开采页岩气的风险与收益,地方政府应积极与非政府环保组织进行合作,帮助当地公众普及相关知识。同时,中央政府层面应制定相关政策,启动对能源开发和环境保护的环境风险协同监测。


Study on Risk and Benefit Perception and Attitude of Shale Gas Industry Development

Yu Jinxian, Wu Xiuqin, Tan Huimin

Abstract: We conducted both a field study on 730 local residents in Weiyuan County and Gong County and an online survey on 292 energy experts to understand their attitudes toward shale gas exploitation and associated perceived risks and benefits. Results show that both local publics and experts generally support shale gas development in China. The expert group believes that the potential risks of shale gas exploitation outweigh the benefits, while the local public holds the opposite view. For both local public and experts, water pollution and geologic hazards are among the most commonly perceived risks, while local economic stimulation is the major perceived benefit.

Keywords: Shale Gas Exploitation; Attitude; Risk Perception; Benefit Perception

 


* 本文部份内容发表于Yu, C. H., Huang, S. K., Qin, P. & Chen X. Local Residents’ Risk Perceptions in Response to Shale Gas Exploitation: Evidence from China, Energy Policy, 2018;部份内容则发表于陈晓兰、秦萍:《中国页岩气产业发展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178月出版。感谢四川省战略性研究课题中美页岩气开发比较研究对四川省的启示项目的支持。

** 余津嫺(1979 ~),女,台湾台中人,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气候变迁、绿色发展、能源等研究;吴秀琴(1995 ~),女,贵州凯里人,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在读,博士方向为发展经济学;谭慧敏(1984 ~),女,四川成都人,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消费行为研究。

[] Burnham, A., Han, J., Clark, C.E., Wang, M., Dunn, J.B. & Palourivera, I. Life-cycl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of Shale Gas, Natural Gas, Coal, and Petroleum, Environment Science & Technology, 2012, 46: 619–627; Liu, L. C.., Wu, G. & Zhang Y, J. Investigating the Residential Energy Consumption Behaviors in Beijing: a Survey Study, Natural Hazards, 2015, 75 (1): 243–263; Newell, R. G. & Raimi, D. Implications of Shale Gas Development for Climate Change,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4, 48 (15): 8360–8368; Zhang, Y. J. & Peng, H. R. Exploring the Direct Rebound Effect of Residential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An Empirical Study in China, Applied Energy, 2017, 196: 132–141.

[] Anderson, B. J. & Theodori, G. L. Local Leaders' Perceptions of Energy Development in the Barnett Shale, South Rural Sociol, 2009, 24: 113–129; Boudet, H., Clarke, C., Bugden, D., Maibach, E., Roser-Renouf, C. & Leiserowitz, A. "Fracking" Controversy and Communication: Using National Survey Data to Understand Public Perceptions of Hydraulic Fracturing, Energy Policy, 2014, 65: 57–67; Kay, D. The Economic Impact of Marcellus Shale Gas Drilling what have we Learned? What are the Limitations? Working Paper Series: A Comprehensive Economic Analysis of Natural Gas Extraction in the Marcellus Shale, Cornell University, Ithaca, NY, 2011; Theodori, G. Paradoxical Perceptions of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Unconventional Natural Gas Development, Southern Rural Sociology, 2009, 24 (3): 97–117.

[] Brown, E., Hartman, K., Borick, C. P., Rabe, B. G. & Ivacko, T. M. The National Surveys on Energy and Environment Public Opinion on Fracking: Perspectives from Michigan and Pennsylvania, Center for Local, State, and Urban Policy (CLOSUP), 'Survery Report: Climate Policy Options'.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srn. com/abstract=2313276, 2013; Osborn, S. G., Vengosh, A. & Warner, N. R. Methane Contamination of Drinking Water Accompanying Gas-well Drilling and Hydraulic Fracturing,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1, 108 (20): 8172–8176; Rabe, B. G. & Borick, C. P. Fracking for Natural Gas: Public Opinion on State Policy Options,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013; Vengosh, A., Jackson, R. B. & Warner, N.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Risks to Water Resources from Unconventional Shale Gas Development and Hydraulic Fractur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4, 48 (15): 8334–8348; Warner, N. R., Christie, C. A. & Jackson, R. B. Impacts of Shale Gas Wastewater Disposal on Water Quality in Western Pennsylvania,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3, 47 (20): 11849–11857; Willits, F. K., Theodori, G. L. & Luloff, A. E. Correlates of Perceived Safe Uses of Hydraulic Fracturing Wastewater: Data from the Marcellus Shale, The Extractive Industries and Society, 2016, 3, 727–735.

[] Finkel, M. L. The Rush to Drill for Natural Gas: A Public Health Cautionary Tale,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1, 101 (5):784–5; Howarth, R. W., Santoro, R. & Ingraffea, A. Methane and the Greenhouse-gas Footprint of Natural Gas from Shale Formations A Letter, Climatic Change, 2011, 106 (4): 679; Israel, A. L., Wong-Parodi, G., Webler, T. & Stern, P. C. Eliciting Public Concerns about an Emerging Energy Technology: The Case of Unconventional Shale Gas Develop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Energy Research & Social Science, 2015, 8: 139–150; Stedman, R. C., Jacquet, J. B. & Filteau, M. R. Environmental Reviews Case Studies: Marcellus Shale Gas Development and New Boomtown Research: Views of New York and Pennsylvania Residents, Environmental Practice, 2012, 14 (04): 382–393.

[] Brasier, K., Mclaughlin, D. K., Rhubart, D., Stedman, R. C., Filteau, M. R. & Jacquet, J. B. Research Articles: Risk Perceptions of Natural Gas Development in the Marcellus Shale, Environment Practice, 2013, 15: 108–122; Clarke, C. E., Bugden, D., Hart, P. S., Stedman, R. C., Jacquet, J. B., Evensen, D. & Boudet, H. How Geographic Distance and Political Ideology Interact to Influence Public Perception of Unconventional Oil/Natural Gas Development, Energy Policy, 2016, 97: 301–309; Whitmarsh, L., Nash, N., Upham, P., Lloyd, A., Verdon, J. P. & Kendall, J. M. UK Public Perceptions of Shale Gas Hydraulic Fracturing: The Role of Audience, Message and Contextual Factors on Risk Perceptions and Policy Support, Applied Energy, 2015, 160: 419–430; Sjöberg, L. Factors in Risk Perception, Risk Analysis, 2000, 20 (1): 1–12.

 

[] Fischhoff, B., Slovic, P. & Lichtenstein, S. Lay Foibles and Expert Fables in Judgments about Risk, American Statistician, 1982, 36 (3): 240–255; Siegrist, M. & Cvetkovich, G. Perception of Hazards: The Role of Social Trust and Knowledge, Risk Analysis, 2000, 20 (5).

地址:四川成都温江柳台大道555号格致楼 邮编:611130(柳林校区)电话:028-87092562

四川成都光华村街55号 邮编:610074(光华校区)

西南财经大学 版权所有 Webmaster@swufe.edu.cn  

  •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