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专家观点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成都蓬勃发展纪实及人才发展工作新成效

发布日期:2018-12-13

治蜀兴川,人才为要,当前,四川正处于加快有要素驱动为主相创新驱动为主转变的关键期,成都作为四川省省会城市、国家中心城市,交汇叠加了长江经济带、西部大开发、成渝经济区等重大国家战略和天府新区、全面创新改革实验、自由贸易区等重大国家布局。2018年是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进入新时代,启航新征程,成都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为指引,通过构...

治蜀兴川,人才为要,当前,四川正处于加快有要素驱动为主相创新驱动为主转变的关键期,成都作为四川省省会城市、国家中心城市,交汇叠加了长江经济带、西部大开发、成渝经济区等重大国家战略和天府新区、全面创新改革实验、自由贸易区等重大国家布局。

2018年是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进入新时代,启航新征程,成都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为指引,通过构筑人才集聚培育新体系,实行引育并举、以育促聚,全面推动各级各类人才充分集聚,助力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

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围绕四川如何构建以人才驱动引领动能接续转换、发展提质升级的新格局进行精准攻关,于2018年5月发布《四川人才发展报告(2018)》,该报告是在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王辉耀领衔的特色品牌智库研究项目,为四川人才工作发展提供了具有现实意义的决策建议和智力支持,近期我们将推送部分优秀研究成果以飨读者。

本期内容:

成都蓬勃发展纪实及人才发展工作新成效

创新驱动是城市发展的第一动力,而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迈入知识经济时代以来,人才成为全球竞争的主要资源,世界特大城市更是人才集聚的主要场所。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推进,特别是国家中心城市的确立,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成为城市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党的十八大以来,成都提出以“五中心一枢纽”为支撑的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方案,将人才战略充分融入城市建设中,人才发展工作取得了历时性成就,城市能级水平不断提升。在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和发展中,“人才强市”已成为九大城市共同的战略选择,并且逐渐形成了人才发展的新理念,以及各具特色的人才发展新实践,但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

一、成都蓬勃发展历程与历史性变革

1.  持政治意识高站位,领首位城市带头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四川省委和省政府对成都发展格外关注,并寄予殷切厚望。省委书记王东明提出了“成都要继续一马当先,发挥首位城市带头引领辐射示范带动作用;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成为带动全省创新发展的引擎;主动融入国家战略,提高全方位对外开放水平;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增强城市经济综合实力;推动城市建设管理转型升级,提升城市科学发展水平;着力补齐民生短板,努力提高民生福祉;全面从严管党治党,持续用力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等重大要求。

特别是随着成都成为国家中心城市以来,成都的城市发展定位将迎来“地理重构”的新方位,“成都实践”将转化成为“全国范例”,并将其城市发展经验作为“中国方案”的重要案例影响“全球价值”,成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支撑力量,并率先走出一条特大城市参与全球治理的“成都路径”。

近年来,成都市委、市政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首位城市建设上力担重责、勇挑大梁。市委书记范锐平强调道:“对成都而言,就是要不断提升政治站位和工作境界,自觉在全省发展大局中找定位、强担当,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努力做到干得最主动、抓得最务实、走在最前列。”显然,成都的建设与发展在四川、西部乃至全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都举足轻重,这是政治责任的体现。

成都作为四川首位城市,提高政治站位主要反映在强化“五个作用”:一是强化带头作用,紧盯四川全面创新改革和打好脱贫攻坚战,当好贯彻落实四川省委省政府各项决策部署的表率;二是强化带动作用,全面提升城市能级水平,与各市州共建共享“五中心一枢纽”,推动重大公共服务平台向各市州全方位开放;三是强化引领作用,突出自贸试验区建设、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重点,推动开放引领、创新引领、改革引领;四是强化示范作用,在城市转型、经济转型和治理转型上为四川做好示范;五是强化辐射作用,加强与各市州在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分工协作,发挥各自比较优势,推进有利于共同发展的产业跨市域布局和梯度转移,与其他市州共同做大做强产业生态链。

 

2.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推进城市产业转型升级

经济是城市发展的核心引擎,产业是城市经济的命脉支撑。回顾五年,成都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城市综合实力显著增强。2017年,成都经济总量达到13889.4亿元,即将探到1.4万亿台阶,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1%,高于全国1.2个百分点,与全省持平。五年来,成都GDP增速从2013年的10.2%调整到2017年的8.1%,充分体现成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发生重大变革,五年平均增长8.6%。随着成都城市经济能级不断提升,其产业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三大产业结构增加值及增长率分别是500.9亿元(3.9%)、5998.2亿元(7.5%)、7390.3亿元(8.9%),三次产业机构为3.6:43.2:53.2,二三产业结构比重合为96.1%,初步形成了现代产业结构。以2015年成都制造业和服务业产值数据为例,在制造业行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汽车、电气机械和器材等位列前三(如表1),在服务业行业中,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发展迅速,其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超过10%(如表2)。显然,成都的产业结构已从传统工业引领向产业融合发展转型,服务业与制造业协同发展趋势日益明显,以交通运输、商务服务、创意设计、技术服务等为代表的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拉动不断增强,支撑不断扩充。

为了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成都市委市政府打出了城市产业发展的“组合拳”。2017年4月25日,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了“发展壮大城市经济,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的重大战略任务;7月2日,召开了“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并发布《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成都市各区(市)县产业发展政策汇编》,首次披露了成都空间布局、产业布局和主导产业定位;7月12日,成都出台了《中共成都市委 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创新要素供给培育产业生态提升国家中心城市产业能级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简称“成都产业新政50条”)。“成都产业新政”的颁布,为成都城市产业发展制定了新目标新任务,描绘了新蓝图新愿景,设计了新路径新策略。

 

3.增强科技产业深融合,驱动城市要素全面创新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催生人工智能、分享经济、大数据、“互联网+”等新科技新产品新经济新业态。成都在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背景下,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一号工程”;深入开展“创业天府”行动计划;公开发布《促进国内外高校院所科技成果在蓉转移转化若干政策措施》(简称“成都新十条”);成功举办2016中国成都全球创交会,举办“菁蓉汇”走进韩国、以色列等系列活动;顶层设计“双一流”高校建设方案;大力引进中科院成都科学研究中心等10个校院地合作项目,清华能源互联网研究院等15家科研企业入驻,强势打造成都科学城;加快建设航空整机等6个省级产业基地、天府新区军民融合创新产业园等6个市级产业园,建设成都信息安全产业园等102个项目;积极探索政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模式,充分激发了各类创新主体的活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成都一批“双创”种子和初创高科技企业迅速成长,大数据、云计算、数字金融等新业态在全国城市位居前列。五年中,成都新登记各类市场主体超过106万户,新增科技型企业5.3万家,拥有各类研发机构965家,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3.4%,发明专利申请量近两年平均增长33.7%。这些成绩得益于成都具有丰富的科技和创新资源,拥有56所高等院校,30余家国家级科研机构,318家军工企事业单位,近500万各类人才,在大数据、5G、机器人等领域创新资源储备丰富。

成都逐渐凸显科技元素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深度融合,积极构建新经济产业体系。如: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加快发展数字经济,特别是电子商务、数字金融、智慧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深入实施《成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计划,以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引领新经济,大力推进智能制造、大力研发智能产品和大力建设智慧城市。

 

4.发展金融业态多功能,构筑城市金融支撑体系

成都进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行列以来,成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并将其作为成都城市发展战略的重要目标,即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务西部、辐射全国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事实上,成都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冠以“西南地区金融中心”、“西部金融中心”称号。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以2017年第一季度为例,成都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达35001.73亿元,同比增长9.9%,各项贷款余额达26984.97亿元,同比增长13.5%。

目前,成都已经拥有3000多家各类金融机构、总部经济和高端服务业,这一数量位于全国副省级城市前列。近年来,成都的金融资源聚集力和服务辐射力日益增强,金融支撑体系逐渐形成,在“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排名城市中位居第五、中西部城市第一,在“中国城市吸金能力”排名城市中位居第三。

为了全面建成西部金融中心,成都提出增强“资本市场、财富管理、结算中心、创投融资、新型金融”五大核心功能。北京大学曹和平教授指出:“五大功能的前四大功能在过去的25年间,是全世界金融发展的主流,但从新型金融看到了成都金融发展的‘明天’”。首先,成都作为“一带一路”的关键城市,依托“蓉欧+”高铁沿线国家和城市,打通商品期货、证券、股票和债券等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实现高效的资源配置;其次,金融的本质就是财务管理,高效的财务管理带来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成都致力于打造西部客户投资渠道最多元、财富管理最丰富、管理资金规模最大的财富管理基地;再者,成都在西部城市中率先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点和个人外币兑换特许业务试点,开展跨境人民币结算的银行机构约40家,结算国家和地区近100个;第四,成都提出大力推进产融结合,支持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促进股权投资发展,多渠道扩大社会融资规模,发展政府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发挥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带动优势等;

最后,成都在发展传统金融模式的基础上,还创新性地提出发展新型金融业态,打造西部新型金融先行区。如:发展普惠金融,搭建“农贷通”农村金融服务平台,发展数字金融和绿色金融等,满足不同群体金融需求,在金融科技、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等方面进行深入探索。

 

5.培育文化创意跨领域,丰富天府文化内涵建设

成都围绕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提出了城市能级的软实力命题——“天府文化”,其深刻内涵皆蕴藏在十六字之中,即“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天府文化”的提出,既有巴蜀文明、三国文化的历史印记,又有国际都市、创业之城的时代特征。

一古一今,虽时隔千年,但历史的延续性和传承性,使得天府文化始终在沉淀中保持着创新的活力。名人故里、古镇古街、人文景观、城市地标、美食之都、赛事名城……让成都成为“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特别是在新的时代环境下,无形的文化可以转化成有形的产业,让文创产业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重要支撑。显然,成都文创产业的培育是天府文化内涵建设的现代技术和有效路径,从而不断提升文创要素聚集力、文创产业带动力和文创产品供给力,将文创产业发展成为国民新兴支柱产业。

据有关统计,2016年,成都从事文创产业活动的法人单位有15444个,从业人员达46.4万人,文创产业实现营业收入2614.2亿元,创造增加值633.6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5.2%。目前,成都拥有3个国家级产业园区,7家国家级基地、4个省级产业园区、19家省级基地、18家市级文化产业基地,初步形成以园区、楼宇为载体,以重大产业项目为带动,以骨干企业为支撑,传媒、文博旅游、创意设计、演艺娱乐、文学和艺术原创、动漫游戏和出版发行等产业集聚的新格局。在现有文创产业发展的基础上,成都市委市政府规划了2022年文创产业的新目标,按照“集群发展、跨界融合、品牌引领”的思路,大力提升文创的行业首位度、产业融合度、品牌美誉度和国际知名度,将文创产业增加值达到GDP总值的12%。

到2022年,成都将初步建成西部文创中心,形成“双核共兴、两带共振”文创产业新格局,着力打造五大文创集聚区,通过园区规划和产业引导,形成文创与金融稳步合作、文创与科技提速发展、文创与对外交流加快节奏、文创与人才发展不断积聚等多领域、跨领域进行深度培育和重点打造。

 

6.拓展对外交往宽渠道,建设内陆开放门户城市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的提出,位于两者交汇点的成都借助双重优势,改变了千百年来成都内陆城市的区位劣势,从内陆腹地变为面向泛欧泛亚的开放前沿,成为距离欧洲最近的国家中心城市。进入新时代的成都,正以国际标准打造中国西部对外交往之窗,以全新面貌构筑国家对外开放的门户城市,以全球视野构建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

截止到2017年,成都已经与全球34个城市缔结为国际友好城市,并与51个城市缔结为友好合作关系城市,拥有外国驻蓉领事机构16家,与228个国家(地区)建立了经贸往来关系,签约引进重大项目270个,其中30亿元以上先进制造业项目17个,中韩、中德、中法、中古、新川等国际合作园区落户,在蓉世界500强企业已有278家,利用内资4100亿元人民币、外资85.3亿美元,并先后成功举办《财富》全球论坛、世界华商大会、全球创交会、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等国际盛会。

近年来,成都在对外交往发展中扮演了积极的双重角色,即推行“走出去和引进来”的策略。一方面是依托中欧班列实施“蓉欧+”“走出去”战略,蓉欧快铁于2013年4月26日正式开通,国内延伸到宁波、厦门、深圳、昆明、武汉等沿海沿边重要城市,国外则途径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一直延伸至德国纽伦堡和荷兰蒂尔堡。截止到2016年,已完成开行400列的目标任务,计划2020年达到开行3000列以上,极大地促进了国内外贸易交往。另一方面,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成立则是实施“引进来”战略,成都显然是自贸区的核心。成都将成为内陆开放战略的先导区、国际开放通道的枢纽区,不仅达到了承东启西、服务全国的目的,而且还起到了面向世界、对接国际的作用。截止到2017年10月底,自贸区已新设企业有16944家,注册资本达2048亿元。

 

7.构建交通通信大枢纽,提升城际互联互通水平

成都从区域中心城市迈向国家中心城市,其区域位置随着经济地理的重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成都就区域发展定位提出了综合交通通信枢纽功能,一方面开始加快建设国家级高速公路枢纽、国际空港枢纽、国际性铁路枢纽等基础设施,构建通达全球、衔接高效、功能完善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

一是以双流和天府国际机场为起点,打造空中丝绸之路。目前,成都运行的双流国际机场已通航城市209个,其中国内城市131个,国际地区和城市78个;通航航线279条,其中国内航线175条,国际地区航线95条。正修建的天府国际机场将于2020年正式投入运行,成都将成为继北京、上海后第3个全国拥有双座国际机场的城市,届时双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将达1亿人次。

二是以“148”高铁交通圈为节点,迎接高铁时代。以成都为中心,1小时到重庆等周边城市,4小时到西安、昆明、贵阳、兰州,8小时到环渤海湾、长三角和珠三角,打造高铁枢纽城市三是以“三绕十五射”高速公路为支点,建设国家级高速公路网络。“三绕”是指绕城高速、成都第二绕城高速和成都经济区环线高速;“十五射”是指机场高速、成乐高速、成雅高速、成温邛高速—邛名高速、成灌高速—都汶高速、成彭高速—成什绵高速、成绵高速、成青高速、成德南高速、成南高速、成安渝高速、成渝高速、成自泸高速、成都新机场高速和成宜高速。到2022年,成都的高速公路里程将从现在的920公里延伸至1380公里,高速公里路网密度由6.4公里/百平方公里提高到9.6公里/百平方公里,以实现带动四川、辐射西部、面向全球。

在信息社会,互联网、物联网、数字经济、智能技术都将依赖通信枢纽的支撑。成都,作为国内大区级通信枢纽之一,是全国“八纵八横”和四川“三纵三横”通信网络体系中的枢纽节点。随着国家中心城市定位的确定,成都提出建设汇聚西部、服务全国和沟通世界的国家级通信枢纽。因此,成都综合交通通信枢纽建设对通信发展赋予了新的五大功能:宽带通信网络功能、综合信息汇聚功能、数据共享交换功能、网络及信息安全功能、综合服务保障功能。如成都推动移动、联通IDC项目和云计算中心3个项目全面开工,加快推进4G通信网建设,实现城区全覆盖。

总之,成都正在加大互联网基础建设,推行新型互联网架构体系建设,争取率先在全国开展5G规模商用,大力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以移动互联网引领综合通信枢纽建设,提升成都的城市综合管理和服务水平。 

二、党的十八大以来成都人才发展工作新举措新成效

1.人才综合资源平稳增长

近五年来,越来越多具有专业知识、专门技能的人才汇集成都,高素质人群在成都社会经济发展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人才综合资源既有规模数量的密度性增加,还有质量层次的结构性改善。就成都人才规模总量来看,从2012年的276.72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408.43人,占成都市户籍人口总量(1398.93万人)的29.2%(2920人/万人)。

截止2016年,全市党政人才7.34万人(占1.8%);企业经营管理人才26.8万人(占6.56%);专业技术人才164.5万人(占40.28%);技能人才(占41.2%);农村实用人才40.26万人(占9.86%);社会工作人才1.23万人(占0.3%)。显然,成都人才数量持续增加,初具规模效益。

就成都人才质量结构来看,专业技术人才层次明显提升,从2012的99.42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164.5万人。(如表6)截止2016年,成都共有两院院士32人(“双院士”1人),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12人,中国工程院院士21人;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121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745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169人等;来蓉外国人才大多具有本科及其以上学历,其中本科有66.42%,硕士有21.34%,博士有6.55%;留学回国选择在成都的人才更是高学历群体,其中本科有29.3%,研究生有69.3%;三大产业人才总量116.86万人,其中高级人才占1.86%,中级人才占12.1%,初级人才占32.62%。

总体来看,成都人才质量结构呈现出高端人才集聚、学历人才增长和产业人才升级转型的发展特征。

 

 

2.人才区域竞争优势凸显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将人才发展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习近平总书记更是提纲挈领地指出:“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随着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的推进,各大城市相继拉开了人才争夺战。2017年8月,猎聘网发布了《2017年人岗争夺战及职场流动大数据报告》,该报告显示在人才净流入率方面,杭州(11.21%)、深圳(5.65%)、成都(5.53%)三个城市位列全国三甲,且流入成都的难度指数适中(0.4左右),位于第六仅次于杭州。

根据《2016年成都市人才资源状况报告》显示,成都市生产总值达12170.2亿元,每万人才产值为29.79亿元,比2015年每万人才产值增长1.09亿元。

近年来,成都经济总量的快速提升,说明其城市人才集聚已显示出一定的竞争优势。从《中国区域人才竞争力报告》、《中国区域国际人才竞争力报告》等研究中,不难发现四川(成都)的人才资源、人才效能、人才环境均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其人才竞争力全国排名第16位,国际人才竞争力全国排名第10位。

相较于其他中西部省会城市,成都人才竞争力优势凸显,在国家中心城市行列中则具有比较优势,与天津、武汉等城市实力相当,基本位于人才区域竞争的第二梯队。

2017年5月,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市委书记范锐平提出了“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强市”的新目标,这有助于将成都打造成国际化的人才高地。

 

3.人才支撑体系逐步完善

自2010年12月成都发布《成都市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以来,实施人才强市战略,创新人才发展政策,推动重大人才工程,优化人才发展环境成为成都建设人才支撑体系的核心要点。

“十三五”时期,成都提出了完善“人才计划”,深化“人才+项目+资本”的协同引才模式;探索建立“业内评价+自主评价+市场评价”多元评价体系;实施“本土人才培养开发计划”;健全人才服务保障机制,优化人才服务平台等。[1]近年来,党中央、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成都全面创新改革,出台的一系列战略举措和政策措施几乎都涉及到人才发展,这是成都人才支撑体系建设的最佳契机,也是人才集聚培育的最好时机。

2017年,是成都人才支撑体系建设的关键年。7月,发布了《关于创新要素供给 培育产业生态 提升国家中心城市产业能级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简称“产业新政50条”),其中明确指出加快人才集聚培育,通过加强高端人才激励、鼓励青年大学生来蓉创新创业、大力培育高技能人才、发放“蓉城人才绿卡”、加强人才住房保障等措施强化人才支撑体系。

成都出台史上最强的《成都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行动计划》(简称“成都人才新政12条”),其中颇为关注的是敞开“学历落户”大门,本科即可落户成都;加大人才公寓配置力度,保障人才安居乐业。新政颁布4个月,已有9.5万人落户,且30岁以下占八成。

 

4.全面提升人才治理能

党管人才是人才工作的重要原则。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党管人才,主要是管宏观、管政策、管协调、管服务,而不是由党委去包揽人才工作的一切具体事务。”显然,党管人才是将“人才管理”提升到“人才治理”高度,要求党政相关部门谋大局管大事、把方向定政策。基于这一认识,成都开始加快转变政府人才管理职能,一是构建“1+2+N”(市人才办+人才发展中心、人才发展促进会+新型人才工作站)治理机制;二是推动“党委政府+社会组织+市场主体”三轮驱动,促进市、区(县)两级联动,构建社会参与协同推进机制;三是推动人才管理部门简政放权,建立“行政权力清单”、“行政责任清单”、“政府服务清单”。

随着成都党管人才工作体制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其人才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得到全面提升,宏观把控、协同推进、提供保障成为成都人才治理工作的基本职能,成都人才工作正在经历从理念到政策再到实践的重大转变。从人才治理理念看,成都提出“不唯地域、不求所有、不拘一格”的新人才观,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从人才治理政策来看,“成都人才新政12条”成为近连续两年市委市政府的“一号文件”,充分展现了政府择天下英才而用之的气魄和决心;从人才治理实践来看,成都近年来的引才育才用才留才成效显著,其人才发展治理体系正在朝向科学规范、开放包容、运行高效的目标进行充实和完善。

 

5.人才资源开发因地制宜

近年来,成都深入实施人才优先战略,充分发挥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根据成都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定位及其产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因地制宜、科学决策,积极发挥政府在人才资源开发中的宏观指导作用,引导各类人才按需流动和高效配置。基于此,2017年7月2日,成都召开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发布《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进一步明确了成都市的产业布局、重点产业(三大领域37个子项)和重点产业园区(六大集聚区66个产业园),将创新人力资源要素供给作为培育成都产业发展的新动能,通过促进人才、资本、技术和数据等核心要素的深度融合,形成成都现代产业集聚优势,提升核心竞争力。

继《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发布后,不到半年成都市人社局发布了《成都市人才开发指引(2017)》(简称《指引》)。《指引》按照市场需求、产业导向和应用实效三大原则,分别设置了“重点人才招引目录”、“重点产业急需紧缺人才开发目录”(基本与《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对接)、“重点领域(行业)人才开发目录”,这为人才求职、人才招募、人才培养、人才工作提供精准指导和畅捷服务。显然,两份《白皮书》在人才资源开发上,始终秉持“因地制宜”的准则,把地方市场、地方产业和地方需求视为引、聚、育、留人才的关键指标,只有把握好“地方特色”才能汇集起“地方优势”,实现国家战略和国际形势对接。

 

节选自《四川人才发展报告(2018)》总报告

 

作者简介

王辉耀

(1958—),男,四川成都人,教授,国务院参事,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球化智库(CCG)理事长,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欧美同学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人才发展与全球化研究;

 

陈涛

(1984—),男,甘肃兰州人,助理研究员,教育学博士,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助理,管理学博士后研究员,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的社会经济学、人才发展政策定量评估研究


 

地址:四川成都温江柳台大道555号格致楼 邮编:611130(柳林校区)电话:028-87092562

四川成都光华村街55号 邮编:610074(光华校区)

西南财经大学 版权所有 Webmaster@swufe.edu.cn  

  • 扫一扫关注我们